当前位置:[首页] - [劳模风采]

 

《爱在彝乡 无怨无悔》——2011年四川省优秀共产党员、四川省劳动模范先进事迹巡回宣讲团成员韦琼英同志宣讲稿

日期:2015年2月5日 来源:四川省总工会

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同志们:

大家好!

我叫韦琼英,来自于乐山市峨边彝族自治县的一名普通基层医务工作者。今天,我无比荣幸的站在这里,和大家一起分享我在彝乡工作的心路历程。我报告的题目就是《爱在彝乡  无怨无悔》。

20年前,我从乐山卫校西医临床专业毕业,分配到了峨边彝族自治县杨河乡卫生院。未满20岁的我对未来的工作和生活满是憧憬:身穿白大褂,穿行在洁白干净的病房,救死扶伤,是何等壮丽的青春啊!

然而,当我真正置身于那仅有4间简陋平房的卫生院时,青春的热情第一次经受了严峻的考验。杨河乡是小凉山深处一个边远的纯彝族乡镇,距县城40多公里,境内崇山峻岭,沟壑纵横,不通公共汽车,不通电话,不通网络。从家乡五通桥出发,先后要转乘汽车、火车、再坐船横渡大渡河,搭乘拉木料的卡车,还要走很远的山路才能够到达。尽管我也生长在农村,但是,20多年前彝区的偏僻和落后,还是让我吓了一跳。

医院里洁白干净的病房没有、办公桌没有、、、、像样的医疗器械一件都没有……一副听诊器、一支体温表,便是卫生院最值钱的“家当”

但是,医生的职责容不得我多想,报到的第二天,我就和政府的干部一起去茶园村,给彝族老乡接种疫苗(当时杨河乡正流行伤寒病)。那是我第一次出诊,背着沉甸甸的药箱,整整走了4个小时。由于语言不通,老乡们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怀疑和戒备,小孩子看见我会远远的躲避,老乡们会振振有词的反问:我没生病,打什么针?第一次出诊,就无功而返。

更不可思议的是老乡们生病了就在家里做迷信,我亲眼目睹过孩子的病情被延误而丢掉了性命,几岁、十几岁的孩子(因为不愿意打预防针)出麻疹引发并发症,失去了年轻的生命,彝族妇女在铺有披毡的地上生小孩,用锈迹斑斑的镰刀来割断新生婴儿脐带,落后的接生方法使那么多新生命夭折。

陌生的语言、艰难的环境,我的心开始动摇了,我决定要离开这个地方。于是悄悄地收拾好东西,偷偷地离开。走在路上,思想在激烈地碰撞,我时而不停的问自己,就这样溜走当逃兵?时而脑海里又闪现触目惊心的一幕幕场景。正因为这里缺医少药,彝区的老乡们需要医生!彝区的生命需要医术的守护啊!而我,怎么能够在最需要我的地方退缩?一时间,我为自己的脆弱感到懊悔,更为自己半夜收拾东西离开的举动感到脸红。我是一名医生,肩负救死扶伤的责任,这里需要我,彝族的兄弟姐妹、父老乡亲需要。我应该留在这里,用我所学的知识来为老乡们服务。

人有了信念的支撑,一旦下定了决心,就会并发出无限的力量和劲头,我首先从突破语言关入手,语言不通,我学。我一边帮老乡看病,一边向他们请教说彝话,从吃饭、睡觉到发热、咳嗽等等日常用语和医学术语……语言是沟通的桥梁,随着彝话的不断积累,老乡们慢慢的开始对我有了认识并接纳我,到卫生院看病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,我的从医之路算是正式开始了。

记得是在19938月的一个下午,天下着小雨。仲子村的彝族村民简简阿沙匆匆忙忙跑来医院,大吼着:“韦医生,赶快救命呀!”。原来他的妻子怀了双胞胎,上午生下第一个小孩后,第二个孩子迟迟生不下来。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提上急救箱马上出诊。好心人悄悄劝我说:情况这么危急,你就别去了,搞不好弄出个一尸两命,到时候你还要吃人命官司。当时,我心里真有点害怕,但一想到产妇还在家里眼巴巴地望着我去救她。我坚定的提着医药箱跟着老乡跑了出去。我踩着泥泞,抓着崎岖山路两旁的杂草连爬带跑,好不容易赶到了产妇家,产妇因失血过多,已经非常虚弱,看见我好像看见了救星,用微弱的声音喊了一声:“韦医生”,眼泪就流了下来。我安慰她说:我来了,你不要怕。我熟练地为她助产,大约半个小时后,新生儿响亮的啼哭声划破了雨幕。我终于松了一口气,但是产妇因为失血过多,必需立刻转院治疗,否则就会有生命危险。

我立即和家属一起做了一个简易的担架,抬着产妇走了1个多小时,到了通公路的地方,我也跟着老乡们扒上了简易的小货车。4个小伙子抬着产妇站在车上,我一只手高高举着输液瓶,一只手紧紧稳住产妇那只扎有针头的手,不时唤着产妇的名字。天渐渐黑了下来,雨越来越大,崎岖的山路越来越来难走,车轮陷入泥土里,起不来,大伙儿就用锄头、铁锨,一边修路一边推车。我全身都湿透了,感觉到凉嗖嗖的。就在这个时候,简简阿沙忽然从产妇身上抽出一张塑料薄膜披到了我身上说:“韦医生,你冷不冷? 不要把你弄感冒了”,顿时一股暖流传遍了我的全身。40多公里的山路走了8个多小时,终于在凌晨2点到达了县医院。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这时我才感觉到我的双腿胀痛得一步也走不动了,两条手臂也痛得抬不起来,在县医院走廊的长凳上坐了半晚上,天一亮,我便又赶回了乡医院。

多少次下乡接生后,看到产妇一家其乐融融的情景,我心里总是暖融融的,什么苦、什么累都被熔化了。

我的苦和累也没有白费,新法接生在彝寨渐渐普及开来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寨子里出现了很多叫“韦兵”、“韦强”、“韦春妹”的孩子,我成了这些孩子们的“干妈”,成了彝族群众家里的一员。

我知道这是纯朴善良的彝族老乡对我的最佳褒奖!

在缺医少药的彝寨,人们更多的是相信毕摩(补充什么是毕摩)。

一次,一个小孩患化脓性扁桃体炎被送到卫生院来,一考体温41度,我马上为孩子打点滴消炎。20多分钟后孩子的父母看到烧还没有退下来,非常着急,于是找来一个毕摩,就在医院的病房里开始作法,并让我把液体取下,不准再给孩子输液。为了孩子,我作出了让步,我用我的方法治疗,同意毕摩用他的方法治疗,孩子治好了,算是毕摩的功劳。一个多月后毕摩的支气管炎发作了,在家里拖了好多天,病情越来越重。我知道到后,主动上门帮他打针,耐心地给他讲医学道理,一连几天都往他家里跑,在我的细心治疗下病好。他感动地说:“韦医生,还是医生“瓦几瓦”(好)!从此以后,与我“敌对”的毕摩成了科学就医的宣传员,他亲自现身说法:生病了,还是要到医院去找医生。

2005年,我担任了卫生院院长,同时争取到了改造卫生院的项目。新的卫生院动工以后,我每天在工地和病患之间来回穿梭,虽然很累,但心里却充满了希望。半年后,一座投资40万余元、占地360平方米的崭新卫生院矗立在杨河乡。后来医院又添置了洗胃机、B超机等设备,随着卫生院医治量的增加,效益的改善,我们还清了4万余元的债务,还吸引到了4名年轻医护人员,让老乡们从此远离了缺医少药的环境,真正做到了病有所医。

一晃就是20多个春秋,我学会了彝乡老百姓的语言,走过了彝乡的每一个村落,从小韦—韦阿姨—韦阿(外婆),从滴酒不沾到习惯和老乡一起喝大碗大碗的泡水酒、吃大块大块的坨坨肉,从烧的黑乎乎的马铃薯中吃到了火塘的温暖,从黄灿灿的包谷饭中吃到了喷香的味道。我有了和彝族脸上的慈祥,喜欢感受彝家孩子的依偎。更重要的是我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让老乡们从心底里接受了我。我欣喜地看到,当初迷信毕摩的老乡们开始选择科学就医,妇女生产不再听天由命,老乡们对医疗有了全新的认识……

曾经有很多人问我:韦医生:你怎么能够在那样的地方一呆就是20多年?你后悔吗?我说你们错了!这20多年我过的很幸福,很快乐,很充实,我有一种责任感、成就感。这种感觉只有自己才能体会得到。

事业上有所成就是幸福的、舒心的,但当一个人绷紧的心弦松懈下来,冷静地思索自己的人生经历也无不感叹还有很多的遗憾。特别是感到欠了家人永远也还不清的债。但20多年来,我没有时间过问孩子的学习,也没有给家人做过一顿可口的饭菜在女儿1岁多的时候,我因工作忙两个多月未回家,婆婆逗女儿说:你妈妈呢?女儿指着电话机叫妈妈,却指着面前的我叫阿姨。每一次短暂聚会后的分别,女儿都会哭着哀求我说:“妈妈,你能不能多陪我一天”。当别的小朋友夸耀自己有妈妈在身边的时候,她总是懂事地说:“杨河的小朋友们更需要妈妈,我的妈妈是天使,妈妈留在他们的身边啦!”。

我知道我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、妻子、女儿,我欠家人的太多太多!然而我更明白:亲人们的理解、支持正是我扎根彝乡20多年的源动力。

作为一个普通医务工作者,我只是在本职岗位上尽了自己应尽的职责,可是党和人民却给了我许多荣誉。我时刻告诫自己,这些荣誉不是我个人的,是众多工作在彝乡的“白衣天使”的荣誉。我将牢记使命,勤奋工作,继续在小凉山的山山水水中跋涉,为民族地区医疗卫生事业做出新的贡献。

谢谢大家

 

四川省总工会 版权所有 电话:(028)86122339

蜀ICP备06003706号-1

四川联丰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设计制作 电话:(028)86605584